长沙麻将胡牌图解
當前位置: 聯商論壇  -   -  貼子
  |  

主題:房東降租金,可能救不了上海高島屋

諸振家

積分:71542  聯商幣:33138
  |   只看他 樓主
房東降租金,可能救不了上海高島屋

這個夏季,日本老牌百貨高島屋在中國上演了一出連環戲。

6月24日,高島屋上海百貨店張貼告示,“本店繼續經營下去已極為困難”,宣布將在8月25日終止營業。但在最后期限來臨前,高島屋于8月23日戲劇性地宣布,“重拾信心繼續經營”。

一時間,輿論嘩然。外企敗走中國市場的例子不勝枚舉,但像這樣最后關頭留下的,高島屋還是頭一個。

當初為何要走?如今又為何要留?重拾信心后的高島屋決意再闖上海灘,究竟勝算幾何?

定局生變

8月底,當記者來到上海高島屋探訪時,多數店鋪已經恢復營業狀態。負一樓的超市也已經開業攬客,在生鮮區域,新鮮蔬菜、水果、肉類擺滿了貨架。日化、零食等區域的貨架還空著,工作人員不時推著小車來回補貨。超市門口的空地上,7月31日至9月1日的“掃貨季”還在繼續進行。

整棟大樓里,只有少數幾家餐飲店還在閉門調整。午餐時間,從負一樓到七樓,美妝、服飾、母嬰等樓層客流量較少。但各家餐飲門店里卻格外熱鬧,客流量不少。

此前的兩個月,這里都在為最后的關門歇業做清倉熱賣。

上海門店是高島屋四大海外門店之一,也是其在中國唯一一家門店。如果關閉,則意味著它退出中國市場。

自6月25日的“終止經營通知”張貼后,“退出中國”原本已成定局。沒想到8月23日有了轉機,高島屋又用一張告示宣布留在中國市場。

匆忙之下,一些已遣散員工的門店來不及恢復運營人力,只得掛出了“接待限量”的通知。

不少內部員工也是最后一刻才接到通知。超市收銀員張育慧說,自己8月23日才接到的電話,第二天就回來上班了。

七樓一家日料店的服務員談及高島屋的變化很興奮,“這樣(不關店)最好啊,我們都希望它不要關門。”

如今,告示已貼,舊部也陸續召回,“退出中國”這事兒就算暫時翻篇兒了。

擱淺上海灘

高島屋積弊已久。

在業內人士看來,高島屋上海百貨店經營之困非一朝一夕,關門早在預料之中。

1831年成立于日本的高島屋,算來有近190年的歷史。其最初只是一家織品零售商,而后才逐步發展成了連鎖百貨的模式,與大丸、伊勢丹并稱為日本三大百貨集團。

2012年,高島屋初到上海開店。當時就有業內人士對選址提出了質疑,相比于黃浦區、盧灣區等黃金地段,高島屋最終選址于日本人、韓國人聚居的古北一帶,開設一家4萬平米的商場,著實令人不解。

高島屋上海百貨店

高島屋上海百貨店內以日本品牌為主,特色賣點是獨家進口大量的日本產品。如此一來,這家店便只對附近的日本人有較大的吸引力,對擴大客流并無太多益處。

開業半年后,日本法政大學主攻市場研究的小川孔輔教授到上海考察,探訪高島屋時發現,從1樓到5樓,顧客人數只有12人,而為這12人服務的售貨員卻有大約200人。

他毫不留情地指出,“做出(這個)決策的高島屋的負責人和現在的經營隊伍的有關人員看來是對公司犯下了歷史性的錯誤……應該從這里立即撤退或者徹徹底底地更換入住客商、商品定位,沒有任何猶豫的余地。”

開業之后的高島屋也始終處于低迷狀態中,除了餐飲和超市經營尚可,其他樓層和區域的客流量都很小。

高島屋在中國連年虧損,2018年全年虧損6800萬人民幣。今年六月,高島屋召開董事會后決定,清算關閉上海門店。

本土化不足

在《終止經營通知》中,高島屋大吐苦水,“本店繼續經營下去已極為困難,因此計劃于2019年8月25日終止營業。”

其給出的關店原因有三:消費結構變化,行業競爭的加劇,實體店消費低迷。

但更多的原因或來自高島屋上海店自身。其中最為關鍵的是本土化。

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日本的百貨業曾是國內模仿的先進樣本。即便到今天,上海地區排名靠前的百貨公司,也多有日資的身影。如,日本八佰伴與第一百貨合資的“第一八佰伴”、香港崇光SOGO與上海九百合資的“久光百貨”等。

由日方直接管理的百貨企業,在進入中國后多會因水土不服而遇到挑戰,最后改為中方運營。高島屋上海店則是典型的日方主導模式。

上海高島屋的客流量較小

一位業內人士近日去高島屋探店,結束后向記者感慨道,“像是去了一家爺爺開的店。”

與上海的其他百貨門店相比,高島屋本土化不足,商品結構也不完善。引入的品牌多數來自日本本土,連Nike、Adidas這些幾乎每家商場必備的品牌也很少見;從裝潢、燈光上來看,視覺體驗上的吸引力比較陳舊,購物體驗上也乏善可陳。

而相較于其他的零售模式,百貨店最大的特點原本在于緊跟時尚潮流,給人以新潮感,高島屋如今卻顯得陳舊,缺乏生機。

不過,近幾年高島屋也曾做過多番嘗試——從購物商場轉型餐飲體驗商場,從高端轉向親民,從純線下商場轉型線上購物方式,但幾乎全部以失敗而告終。   

擱淺還是涅槃?

外企敗走中國市場,早已不是新鮮事。此前,樂天瑪特,瑪莎百貨等都相繼退出,但最后關頭留下來的,高島屋還是頭一個。

根據《關于繼續營業的通知》,高島屋決定“重拾信心繼續經營”,這份信心來自于物業業主公司的支持以及上海市和長寧區相關部門的協助。據悉,上海方面在租金等成本上給出了支持。

留下來的高島屋,要面臨的零售環境愈發嚴峻了。

近年來,隨著代購、海淘等業態的興起,具有良好口碑的日本產品流向中國的途徑越來越多,在價格和產品種類的豐富度上,高島屋在上海的線下門店并不具備明顯優勢。

如高島屋門店內一瓶洗發水,折扣最終價格為200元,而天貓旗艦店上同款則為188元還包郵到家。

Denise女士近日從高島屋購物出來也表示,高島屋的產品品質確實有保證,但價格比外面要貴得多。

而橫向來看,行業競爭也越來越激烈。第一八佰伴、新世界大丸百貨、久光百貨等已經在上海扎根,銀泰借力阿里生態實現數字化,突破時間和空間全域賣貨且成效初顯,蘇寧也開始布局百貨業……

對高島屋來說,高度的不確定性下,風險與機遇并存。

房東雖情深義重,減免租金,但終究不是長久之計。能否存活下來并扭虧為盈,關鍵還要看市場買不買賬。

據一位店員透露,打算重振旗鼓的高島屋上海百貨店已經開始了新一輪的調整,正準備花些時間引入新品牌。

不知這一番調整之后,能否讓高島屋否極泰來,在上海重獲新生?

(來源:微信公眾號“新零售智庫” 作者丁波)

---------------------------------------------------
我的博客:http:// /m/zhuzhenjia
回頂部

  快速回復 高級回復
用戶名:   密碼:   [注冊]
[Ctrl+Enter直接提交帖子]  



網站簡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聯商網版權所有 ©2001-2017

长沙麻将胡牌图解 永利棋牌源码 3d清除历史记录 甘肃11选5综合走势图 2017海南环岛赛英文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南方双彩网 斗地主赢钱提现游戏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今天 免费下载娱网棋牌 幸运赛车走势图带坐标 888棋牌金花app